江枫小鸽

“你我皆不过沧海一粟,各自在红尘里沉浮。”
江枫,或者是Cyrus。
没什么特长的写手,孩厨,欢迎来找我聊我家oc。
永远喜欢福尔摩斯。
鹰院学生,迦勒底职员,脑叶云主管,非洲刀客特。
研究所特级研究员。

      这里有一扇门,一张床,一把椅子,一个脸盆,一扇上锁的窗户。


      曾经有人说过:"只要你在外面生活一天,你就能在监狱里过一辈子。"在这个房间里,这纯属无稽之谈。没有人能在这生活一周却不至疯癫。这房间看起来挺舒服的吧?有一张整洁的床,一把舒服的椅子,一个清洁的脸盆。但这就是我的全世界。在我的周围,甚至连我自己,都挤满了空虚。我的一切都被他们搜走了:搜走相片,我就看不见家人;搜走手表,我就不知道时间;搜走钢笔,我就不能够记录;搜走小刀,我就无法结束自己。除了一晃而过、沉默寡言的看守,我看不见任何人的面容,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。从早到晚、从晚到早,眼睛、耳朵和其他感官都得不到任何养料,只能浸泡在绝望的空虚中。


     起初,我想要从空虚中拯救自己。我回想我几十年的生活、看过的书、学过的知识,可是思想也无法在空虚中立足。失去了支撑点,它们就在我的脑海里旋转,把无助搅得更波涛汹涌;接着我紧紧地贴在铁门上,如饥似渴地捕捉看守的脚步声和说话声。一点细微的响动就能我欣喜若狂。但我绝望地发现,那种胶鞋摩擦地板的声音渐渐融入了我的血液,再惊不起一点波澜;然后我开始细数自己的指纹,反复揣摩那些弯曲回环。我觉得我的手似乎因这与世隔绝的房间长出了毛皮,急剧退化成森林古猿的手。孤独已经把我折磨疯了,我快要忘记自己是个人类。如果可能的话,我甚至会把自己的脑袋撬开,掏出血淋淋的大脑,只为用大脑皮层上的褶皱冲淡心中的空虚。


     我很羡慕那些阴冷的牢房,很羡慕很羡慕羡慕得不得了了。那里面有令人着迷的墙面裂纹,有暗藏惊喜的前人留言,有通向自由的秘密通道......那简直就是一个充斥着趣味的秘密宝库。哪里像这间白色的地狱:所有的一切都整洁得令人生厌,都单调得令人痛不欲生。时间黏糊糊地滚过去,除了生命什么也没带走,除了窒息什么也没留下。孤独在这个房间里疯长,以我的残躯为养料,覆盖了这里的每一寸角落。


     我唯一的活动就是静静坐着,清点我的世界:一扇上锁的窗户,一个脸盆,一把椅子,一张床,一扇门。我盯着它们,它们被我的视线拉长,扭曲、变形、分裂,所有的一切都被搅得一团糟,混杂成一团令人作呕的杂质。但哪怕这样也好,至少总比一无所有强。可我眨眨眼,一切又失望地恢复了原本的模样:一扇门,一张床,一把椅子,一个脸盆,一扇上锁的窗户,一个滑向疯狂的囚徒。

这是我的提问箱!尤其欢迎来问我家oc的事

提问点这里

祭奠一座古城

   从前的日色变得慢

   车,马,邮件都慢

   一生只够爱一个人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木心《从前慢》


    从前从前,有一条月亮河从我的窗前流过。


    它在古城的街巷里悠悠地流转,踏着青石板走过我的窗前,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声。我每晚都在黑夜中焦急地瞪大双眼,等待着母亲的油灯走远。那点亮光一消失,我就"哗"地拉开窗帘,赶赴这场与月光的约会。水流静载着一路的白月光,与满天星光交相辉映,装饰了古镇的夜晚。这条河是我童年的梦想之源——所有的童话、民谣、传说,都是从这条河里走出来的。


     从前从前,有一群精灵寄宿在雪山之巅。


     我是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旅行中偶然知道的。那时,我朝着雪山大声地问好,尾音传得好远好远,与山巅上的雪交缠在一起,在天光中缓缓地盘旋而上。在灿烂的光辉中,它们显得格外圣洁美丽,如同一群精灵在相伴着舞蹈。老师听到雪的响动,慌忙地对我们说:"小声一点,不然会引起雪崩的。"妹妹不知道雪崩是什么,拉拉我的衣角好奇地问我。我其实也不太清楚,但我清楚好姐姐必须是无所不知的。我就对她说:"这山上有很多羞怯的精灵,听到巨响就会躲起来。她们在手忙脚乱地逃跑的时候,很容易摔倒,叠在一起滑下去,噗嗤一声摔在地上,砸成一大个雪堆。"妹妹惊讶地张大了嘴,随即又慌忙地捂上嘴,生怕惊扰了精灵们的盛宴。


     从前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美好。日子同日影被拉得很长,时光也放慢了脚步。孩子们嬉戏打闹,流连在古巷之中;妇女们在河边洗衣,并肩聊些家长里短;老人们则躺在躺椅上,享受午后的暖阳……就连巷尾的野猫也显得那么悠闲惬意,常常心满意足地蜷在青石板上,舒适地打着呼噜。古城是一副美丽的画卷,纯粹得像遥远的世外桃源。时光不紧不慢地从这幅画上流过去,带走春花与秋月,走过少年与迟暮。


     每当我被快节奏的城市洪流压的喘不过气近乎窒息时,我都会回想起遥远的故乡,如痴如狂地渴求那份恬静的"慢"。我怀着朝圣般的渴慕重返故乡,想要在这里治愈自己。


     但是眼前的景象却大大地震撼了我。密集的人流堵塞了古巷的血管,拦起的水闸隔断了古镇的呼吸。朱色木门掩藏着商业化的气息,商铺门口自欺欺人地挂上"特色""正宗"的招牌。人们脸上挂着呆板的笑容,四处拍摄着格式化的照片。


     洗衣的妇人纷纷离开河边,转而穿行在人群中叫卖。老人们在阳光下的念叨也从温情脉脉的关心变为对自家招牌的吹嘘。只有孩子们仍然透露出一丝天真,在这黑白的布景中犹豫着探头探脑,摇摆不定。


     "就像孩子们还没有变质一样,山水兴许也还是从前的模样吧?"我怀着侥幸心理想道。


    我狂奔在熟悉而陌生的街道,走访了每一个曾令我魂牵梦绕的角落,最终无可奈何、心灰意冷地得出了以下结论:


     那条河枯萎了,那座山沉寂了。古城已经死了。从此以后,我只有形式上的故乡,而无精神的归宿了。


     我像个无处可归的孩子一样,失魂落魄地辗转在古城之中。四处环绕着喧嚣的灯红酒绿,酒吧的歌声震耳欲聋,天南地北的游客慕名而来,期待着一场艳遇。我不知道这里有过什么美丽动人的艳遇,但我知道这里有过一次惊天动地的殉情。古镇的美香消玉殒,携了所有人纯粹的心与之同去,葬在我的心里,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可叹的树。


     古城有了人气,可是再也没有了月亮河,再也没有了雪山灵,我悲哀地想。是我们污染了月光,是我们赶走了精灵,是我们亲手杀死了古城的美。   




____________


       极不负责的故事。写的是丽江。

       我不是本地人,只是听老师追忆故乡往昔有感而作。

       不过那样的美消逝,任何人都会为之惋惜的吧。

这个弗兰越看越好看,我夸爆猹子!

茶茶茶猹子:

鸽子上线了

p1是 @江枫小鸽 家的女儿弗兰契斯卡,灵感来自于光之教堂(算是其中一份鸽了半个学期的生日礼物???)

p2是 @kkkkkkkkkkkk 的自设(不会画火柴人只能拟人了💦)本想涂个酷炫背景色结果发现我太菜了🌚请忽略感人的画质

可能会有ooc...凑合着看看吧orz

月光

*请务必看到结尾


*是自家萧家兄妹的故事。同时加入了一些社会随想。


 

 

     谢谢您愿意听我讲这个故事,亲爱的先生。我想月儿若是知道了,也一定会高兴的。


     月儿刚出生不久,母亲就把我喊过来,对我说:"这就是你的妹妹了。"她郑重地把月儿交给我,以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们,期许地点了点头。


     她不是电视里那种血红的小怪物。她长得很可爱。白皙的肌肤浸出一抹红润,晶莹如窗外的玉骨腊梅。两只眼睛眯得很细,长长的睫毛不时颤动两下,似乎正香甜地做着美梦。我好奇地戳了戳她的脸,没想到她竟突然醒了过来,瞪大双眼,皱眉盯着我。我以为自己弄疼了她,手足无措地四下张望,她却抓住我的食指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她微笑时,眼睛弯成两座小桥,嘴角微微上翘,勾勒出阳光般的笑颜,照得我心底暖暖的,情不自禁地同她一起微笑。从那时起,我就决心要永远保护她,守护她的笑容。


    我一直信守着诺言。我自诩是她的骑士,陪伴在她身旁。她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"哥哥"。当她用清脆甜美的嗓音说出这两个字时,我顿时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和责任包围,认定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称呼。


     您无法想象,她是怎样填满了我生活的缝隙。她会随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一同跑进我的书房,把她温软的小手放在我的膝上,然后将自己整个人的重力都交托给我,活像只可爱的猫咪。我一低头便撞进她清澈的目光,被她眼底的星晃得心神不宁。她偏偏还要乘胜追击,拖长尾音牵走我的心神,让我心甘情愿地放弃手上的一切工作,和她一起玩耍。每当这时,她就会像得胜的将军一样意气风发,仰起快乐的小脸,笑意盈盈地望着我:"我就知道哥哥会来!哥哥最好了!"我顿时融化在她灿烂的笑容里,任这暖融融的欢愉占据我的心房。

 

     她很喜欢花草,可她实在是个差劲的园丁。她的花园里除了荒凉什么都不长。可在花园里的她却是无比动人的:她的裙摆无意间缠上了缕缕花香,在微风中荡漾出一片春色。阳光穿过树叶撒下斑驳的光影,在她的裙上晃动消散。她静立在春光里,温柔地注视着小小的花朵,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。我一看到她唇角的笑,就断了劝她放弃的念头:毕竟,我除了她的幸福别无所求。


      世界在一天天变老,月儿在一天天长大。转眼间,她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。请恕我才疏学浅,无法描绘她的美丽。她静坐时是一座温润的象牙塔,跃动时是一阵温暖的四月风。她生得肌肤如雪,红唇似火,秀发黑得像深沉的夜晚。她灵动秀美,一如明朗的春晓;她灿烂无暇,一如天边的明月。我敬佩母亲的聪慧过人,竟只一眼就给她取了"晓月"这个人名相符的名字。


    我不止一次设想过她的将来。她会穿着洁白的婚纱,同她爱的人相伴走进婚礼的殿堂,共同走向光明的未来,开启幸福的新篇章。我的妹妹,如蔷薇花般的妹妹,她一定会幸福的。她是那样的温柔美丽,她值得这所有的一切。


     可是我错了。直到那个阴沉的雨夜,警察让我去认人时,我才意识到现实的荒谬。


     那是我的妹妹吗?她没有纤细优雅的脖颈,没有小巧粉嫩的嘴唇,没有快乐明亮的眼神。青紫色的瘀痕环绕着她的脖颈,就像一条丑陋的毒蛇;她的嘴唇被利器胡乱地割裂,留下深深浅浅的刀口;她的眼睛空洞而无神,如深渊般充斥着绝望与痛苦;我吓得连连后退,极力说服自己——这具乌鸦般晦暗肮脏的尸体,不可能是我那飞鸟般灵动可爱的妹妹。可我转身欲走时,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。她的手很冷,可我却像被烫了一下,痛苦不堪地大叫起来。


     奔涌而来的痛苦霎时淹没了我,撕扯着我的神经。恐慌蚕食着我的心脏,搅得头脑几欲炸裂。我艰难地吸下一口气,很长时间都没能吐出来。它带着浑浊的痛苦腐烂在气管里,毫不留情地烧灼着我。我死死地攥住衣领,难以置信地跌坐在地上。


     啊,这毫无疑问就是我的妹妹。她的皮肤仍然光滑如丝绸,洁白如月光。只是这丝绸被鲜血浸透,不再柔软,僵硬地杵在那里,扎痛了我的心。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。我扑在她的身上,嚎啕大哭着,不断地亲吻她的面颊,想用泪水洗净她的脸。我小心翼翼呵护着的妹妹,怎么被糟蹋成这种样子?明明她只是迎着清爽的晚风回家,怎么会遇害呢?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,为什么我不在她的身边保护她?我不停地哭,泪水都流进了嘴里,可我没有停下来。因为同我心底的苦涩相比,眼泪根本不值一提。


     我想不明白啊,真不明白啊。您比我聪明得多,您能告诉我答案吗?为什么不公平的事总会发生在好人身上,为什么人们总喜欢对受害者指指点点落井下石?为什么啊,这究竟是为什么啊?


      所有的人,他们都对我说"节哀顺变""逝者已逝",好像月儿的死只是天边的一朵乌云,挥一挥手就可以过去。他们没有人愿意正视这件事,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朝我投来同情的目光,对我的悲伤与愤怒表现出史无前例的宽容。他们极富耐心地等待着我的沉寂,用言语把我淹没在瀚雪中。


      我在这雪地里奔走呼喊,低声哀求,振声怒喝。我竭尽全力地燃烧自己的生命,妄图消融这些寒冰。我没有放弃,因为我想看到他们的改变,我想看到正义的降临,我想看到我妹妹的笑颜。


      但我什么也没有看到。我几乎踏遍了每一寸土地,听了无数句的劝导,可我什么也没有看到。我只能看到她冰冷的坟墓,和旁边将属于我的坟墓。我的心不够义气,已经舍弃这具行将就木的身躯,自己先躺进去了。我想,再没有改变的话,我也离它也不远了。


    我现在仍然住在从前的家里。说实话,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花园里的玫瑰花随她一同逝去,七零八落地碎了一地,只剩下兀自矗立的荆棘。书房的扶手椅,楼梯的转角处,客厅的吊灯下,无处不是她的幻影。我被它们折磨的心神不宁,却又无比贪婪地沉醉其中。


     我承认,现在是变好了。每当看到对那些少女下手的罪犯被绳之以法的消息,我都会想:"她们真是既不幸又幸运啊。"她们得到了公道。可我的月儿和其他的女孩怎么办呢?正义的天光甚至照不到她们的坟墓。她们只能沉眠在冰冷的地下,怀揣着痛苦腐烂。


      不说了,亲爱的先生,让我们举杯,祈求黎明早日到来吧。 

你不妨试着爱上他——给卡特林的生贺

——你不妨试着爱上他。

     

     你不妨试着爱上他,爱他笑意盈盈的双眼。浅金色的瞳孔泛起温柔的波光,明亮如午后的暖阳。那顾盼的明眸中自有摄人心魄的魅力:在凝视着这双眼睛时,没人还能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

    你不妨试着爱上他,爱他拉小提琴时优雅的身段。他的睫毛微微颤抖,半阖的双眼里透出恍惚的欢愉。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琴弦上滑动,倾斜下一片醉人的乐章,渗透每一位听者的心。暮光只能照亮他的半身,他静立在晨昏的交界处,合着光影变迁而奏。这乐章一半献给黄昏,另一半则将献给你。


     你不妨试着爱上他,爱他读书时沉静的面容。他的睫毛投下浅浅的阴影,清秀的双眉因思索而皱在一起。他的袖子稍稍挽起,露出一截藕白色的手臂。鹅毛笔轻轻晃动留下一行漂亮的花体字,华丽的字迹总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,与它的主人如出一辙。


     你不妨试着爱上他,爱他在人群中穿行的身影。他在任何场合都是一颗耀眼的明星,明媚的笑容俘获了无数人的心。修身的燕尾服勾勒出他纤细的腰身,无声地向你索求一支舞。他像一只轻捷的云雀,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彩。那熠熠生辉的光芒让他更加动人,一不小心就会迷了眼,心甘情愿地踏入他的陷阱。他的话语像一朵轻飘飘的云,直击在你的心口。那份轻盈的柔软一触即散,却总能使人沉醉其中,久难忘怀。


     你不妨试着爱上他,爱上那个有着浅金色双眸的少年,爱上那位仲夏的精灵。他不像春天,春天太吵闹了;他不像秋天,秋天太萧瑟了;他不像冬天,冬天太肃穆了。我们只能说他像仲夏:浪漫,动人,又带着些孩子气的生涩。


     正如一支悠远的歌。

是这样,我明天要过生日了。

【暗示】


一些自家文案的小预告。挑评论区呼声最高的先写。


1.《诗人之死》


“你不应当爱我,你应当爱我的诗。”


2.《论校园AU的可行性》


“开门,扫黑除恶。”


“扫黄打非还没结束呢,你先等一下。”


3.《如梦之梦》


“一列火车把我留在你身边,另一列火车把你载往天堂。”


4.《火钳爱丽丝》


“亲爱的孩子,我曾是你父亲的食粮。”


5.《复活》


“今天早上,我的恋人复活了。”


“他复活的太仓促,连我的子弹都没来得及取出。”


6.《死神与少女》


“我多么羡慕他们啊!真希望那千百场死亡中,能有一场是属于我的。”


7.《自杀了999次的少年》


“这是一个锐挫望绝,但还不至于一无是处的人。”


8.《一个死刑犯的自白》


“我对我的罪行供认不讳。”


“只是,我想提醒你们一点。在座诸位都是我的共犯。”


9.《鸦》


“这孩子真可怜,他把目光投向你的那一刻就注定着死亡。”


10.废设冈萨雷斯的短打


“他温文尔雅,学识渊博,是我吃过的最好的绅士。”


新作预告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那样执迷不悟地信赖着我,欣喜若狂地依恋着我,总是像只飞蛾一样黏在我的身边。我厌弃他,用言语间的利刃将他刺得遍体鳞伤,他却把恶意编成自己的荆棘王冠,傻气地耀武扬威。我嘲讽他,苛责他,否定他,可他始终笑意不减,晃动着隐形的尾巴。在漫长的实验过后,我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情: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他唯一的神。一无所有中唯一的慰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太可怜了,在他把目光投向你的那一刻,就注定着死亡。”